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闲心簃前

明不明天都无所谓了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一日春秋:暗夜团泊  

2010-10-13 02:18:29|  分类: 亦走亦飞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一、忙碌之晨

早晨起来首要的任务是给睡梦中的女儿准备早餐,穿衣下楼开车,去一早点部买了两个牛肉烧饼,虽然奢侈到买早点也开车,可是没办法,早上时间太紧张。

妻子舍不得吃烧饼,都留给女儿,于是又给她热一个玉米棒子,我自己则匆匆收拾好行囊去赶班车,今天要住在静海团泊新城。按说可以从市区直接去,可是公司里还积压着不少任务,还是先赶到公司处理完事情在说。

到了公司,安排同事明天要接待好北京来调试的技术人员,我和不在,只有项目组几个年轻人接待了。然后了解周五公司有没有会议安排,确定没有后去办公室修改会议通知,安排引黄水的水质处理讲座。网上通知明天有水表井验收,安排好同事参加。再有就是科技项目申请资助的表格等事情。都完成后去找公司老总汇报两个专项研究进展。

到十点,和一同去参加会的同事,叫上司机出发了。司机自作聪明,非要走没走过的道,说是近,结果先被堵到海门大桥,后又在静海走错了路,其中一段土路,快把肠子颠出来了,本来不到一小时的路走了两个半小时,十二点半才到目的地。

二、忙里偷闲

下午的两点开会,两个领导讲话,三个贯标讲解,一个厂家宣传,一点休息时间都没有。其实这几个标准我早读过,这些东西不用记忆,知道去哪里查究可以。

主管领导打来电话要我联系会议上的一位供水处领导,要沟通几间事情,遵嘱看到处长大人外出方便时跟了出去,然后和领导交谈了一阵,把要沟通的事情说明白问清楚,完成任务。

下午后半程更觉疲倦了,恰好小妹来信息推荐一个电影《盗梦空间》,我也给她推荐《山楂树之恋》,最后共识是我去看盗梦,她去看山楂树。后来一个更小的女娃也加入聊天,她推荐的更离奇了:《福尔摩斯探案》。说了好多笑话,忍不住要笑,我就告诉她:别让我在会议上笑喷。她聪明又调皮,说:您笑出来了,领导要是问怎么回事,您就说是因为想到了开发区的辉煌前景,领导的英明决策,心中无比欣慰,不自禁发笑。

说起来还是轻松点的心态好,可是我总是把自己整的很沉重,没办法。昨晚岳父安排要在月底搬家,前边还要量尺寸订做橱柜,去香河买家具,原先讲好的请人开荒做卫生也改为全家动手自己做,一样一样把每个周末占满了。

可是我这边还有个家也要搬,老人们还忘记了外孙女下月初就回澳洲,是不是要采购东西,是不是要出去游览两天。本来我计划在这个月内带女儿去世博看看,有同事送来好几张票,还有三日票,上海杭州都有朋友可以接待,提供交通和住宿,但是这些家里事,行程计划只能取消,女儿很乖,回来没几天已经去爷爷的新房做了好几次卫生了,把玻璃地面全擦干净了。

老人们都急着搬新家,我也不能说什么,也许人老了都这么自私。正好一个同事要安排下个周末出去郊游,征集报名,我毫不犹豫的回复说报两人,一定要带女儿出去逛逛。

三、勤杂工人

早晨和老总谈话时说起我们部门的员工,原计划新员工要分我们部门一个,但领导考虑我们部门的员工很精干,都能各司其责,就没有安排新人。老总对我的几个下属非常欣赏,无论是专业还是敬业精神、职业素质,都很优秀。对每个人点评了一遍,讨论今后培养和发展的方向。老总期待我们的队伍不仅要出技术精英,更要出技术权威。

我们部门的副职已经有专业权威的轮廓了,其它还有三位硕士毕业,还有一位高级程序员。最近我最得意之作就是推荐了两个人申报科技进步奖都获得通过。评委和老总至少都了解了他们辛勤的工作。今后我要更注意有意识的引导,希望成为复合型专业人才。

等我告辞老总下楼时,突然想:怎么没提我?

原来我只是鸡肋,打杂,填坑,举旗是我的任务,就是个勤杂工人。

四、宴会错觉

每次会议都少不了宴会。

今晚这样会议的宴请,是一些人的表演舞台,我没有兴趣关注各种各样人们的憨态,就像她描述的:思想置身于天外,只剩下躯壳在应付。我也是如此,脸上的笑容都是僵硬的,他们说的什么我一句都没听到,大家举杯的时候我也机械的应付着。

今年参加各种宴会不少了,这种大型会议宴会是好应付的,不用太多的表现,矜持一些,不必显得太热情,不给我们公司形象抹黑就可以了。陪领导宴会客人的场合要累一些,不能矜持,也不能太凸显自己,要在适当的时候营造气氛,照顾领导但不能太明显,尺寸比较难的,我不擅长于此。还有就是客户宴请,可以稍微傲气一点,这样可以保持一点距离,不能让客户觉得很随意。再有就是同行之间,既要热情又要得体。总之不同的场合有不同的表现。

五、暗夜团泊

团泊新城温泉酒店,每个房间都有温泉池,晚宴后回酒店,他就进温泉池泡澡了,我说你慢慢泡,我要出去走走。就自己出来沿着道路一直向新城里边走去。

这是个没有月光的暗夜,暗夜里,不知有多少白天道貌岸然的家伙在纵酒狂歌,寻欢作乐。我往黑暗中走去,体味着孤独。

新城里有大片的别墅,据说设计的很好,很多名人像关牧村等在这里买了房子,环境要比宝坻那边的温泉城要好一些。但是沿路走去,大多数别墅都黑着灯。

越走越黑,迎面碰上四个散步的人,细看原来是塘沽中法水务的同行,打个招呼擦肩而过,他们说晚上太黑最好不要一个人走。

我还是一直走到没有路灯的地方。是新城的边缘,一条河隔开了新城与田野,过了桥连道路都是土路了,黑黑的什么都看不到,寂静的一点声音也没有,我靠着栏杆站着,想起刚才同行说的话。为什么不能一个人出来?怕强盗吗?还是怕鬼?妖?其实真没什么好怕的,遇到强盗我就是强盗,说不定我把强盗抢了。遇见鬼我就是鬼,说不定把鬼杀了。遇见妖我就是妖,说不定把妖吃了。如果这小桥就是那什么分开两个世界的桥,我也不惧,照样往里走,就是十八层地狱,干嘛让小鬼锯我?我也照样能锯鬼,看谁更凶。

可是,我还是怕,我没有那么大的力量保护,没有力量拯救,我太渺小,能做到的事情太少了。如果能给我力量,无论成为魔是妖还是鬼,都无所谓,谁也不要在意我,只要接受我的帮助和护佑。

说来也奇怪,刚才还是黑暗到什么都看不清楚,可是我走上土路后竟然四周亮了许多,两旁的树木、草丛、沟渠、土垄,都看的清清楚楚。是眼睛适应了黑暗。

走了一段路,折返回到桥上,又靠着栏杆发起呆来。

天空一层薄云,有一片天空的云是暗红色的,那应该是市区方向,地面的灯火映红了云朵。那就是北偏西的方向,同时就可以找到西偏南的方向,不见一丝灯火,应该就是团泊洼。

已经晚上十点多了,土路上竟然开过来一辆车,车灯照亮了倚靠桥栏杆上的我,那车却突然加速开跑了,司机也许吓的心都不跳了。

我冲着车子背影笑了起来。

往回走的时候,我已经知道今后该怎么去做,既然不怕做鬼,那么还有什么事情犯难?酒店门口的小卖部买了啤酒花生,回房间和同事边喝边聊。早上老总也谈到过他和他领导的工程公司,我知道,老总和我谈起这些是有含义的,老总是个稳重的人,不会随意的交谈,其中定然含着一些暗示,所以喝酒聊天的时候,我也做些暗示,他是个很能干的人,也很有潜力,若是走顺利了,定然能有大的发展,只是我也知道一些负面评价,作为朋友,我也会提醒他注意什么。

夜深了,明天不考虑太多工作,早些回家专注忙活父母搬家的一些事情。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